梅西楚哇哟

角色评价:大时代背景下的大多数——朱慧芳(潘粤明饰)

看到泪目,有心。

不肯蓝:

最一开始知道朱慧芳这个角色,是在b站上看潘老师作品的剪辑,当时看潘老师的作品并不多,除了白夜追凶,能叫得上来的也就只有小白和邰林了,看着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物闪过,朱慧芳一下吸引住了我。




木质的桌上,妆镜前,朱慧芳翘着兰花指为自己画着,然后一个挑眉一个笑,转过头对着梅兰芳说:畹华,唱完跟我走。




这是第一个惊艳我的地方,但是惊艳我的并不是美,而是这个人身上的风尘,和世俗。


很多人都觉得这个角色油腻,甚至看到弹幕飞过一句:关宏宇看了都觉得辣眼睛。其实说的并没什么不对,朱慧芳的存在就是为了衬托梅兰芳,因为他世俗,会低头,懂得如何巴结讨好,所以能让人们更明确的看到梅兰芳的单纯,不谙世事。只是很少有人想过,像朱慧芳这样的人,才是当时那个时代背景下的大多数。




梅兰芳下了第一场戏时,朱慧芳拉着他去见鲁二爷,当着梅兰芳的面殷勤的走过去坐到鲁二爷的腿上,教他怎么讨人达官贵人开心,然后站起身去拉梅兰芳让他照着自己的样子做,梅兰芳给了他一耳光,他愣了一下,转身也一巴掌扇了回去。




在那个年代,唱戏的和妓女没什么分别,都是下九流的行当,这一点在电影霸王别姬就挑明了,梅兰芳至始至终出淤泥而不染,像朵青莲,始终有着傲气与风骨,因为他是梅兰芳,是一个被时代选中的人,几十年甚至百年以内,都不会再出第二个,所以他可以有傲骨有气度,因为他独一无二。但又有太多的人,他们没有天赋,也没有运气,他们习惯了被时代打击着,消磨着,而到头来只换来一句下贱。




有很多唱戏的人活不到成角儿的那天,就像霸王别姬里的小赖子,也有很多人学了一辈子戏,但就是没那个天赋,所以只能在梨园里打杂,帮忙催场,但我想更多的是像朱慧芳那样的人,他有天赋,但是有着他那种天赋的人,太多了,所以他无论怎么唱,都惊动不了天地,对于戏,他空有一腔热爱,但是更多的是无能为力。就像梅兰芳的新戏大获成功时,朱慧芳比谁都要激动,他冲上台对梅兰芳说:“畹华,畹华你唱的真是太好了!”他当然是真心的,他比谁都要真心,同时又比谁都清楚,自己成不了梅兰芳,梅兰芳有一个就够了。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坚持的东西。




对于像梅兰芳那样的京剧大师而言,他们比任何人都能感知到艺术的重要性,即使是在那个封建的社会。因而他们有了傲骨,在他们心里,唱戏重要,但自身的气节更是重要。所以他看不得有人在看戏时举止轻浮,在日本人侵华时,他也从此告别舞台,因为在他心里,做人要有尊严。但是朱慧芳不一样。




对于朱慧芳而言,有人愿意让他唱戏,便是足够幸福,他不在乎听的人是否认真,因为在唱戏时他是快乐的,与自己在陪那些好男风的达官显贵时脸上挂着的笑不同,唱戏的快乐由心而生。为这小小的快乐,尊严显得那么微不足道。




别人听他唱戏不需要戏台,不需要买票,他简单的扮上相,在酒楼客人的坐席间穿梭,一面表演一面唱。酒楼环境嘈杂,没有多少人真正愿意去留意他究竟唱了些什么,他倒也不在意,一个人唱的有声有色,若是有人打趣地扔给他几枚铜板,他非但不会因为被人打断而生气,反而会大方地弯下腰捡起来,然后双手收到腰侧一旁,低头摆出娇媚姿态道:谢谢,谢谢这位爷。




这种人总会惹得观众讨厌,觉得他娇作,没尊严,恶心,不仅仅是观众,就连电影里的梅兰芳看到这一幕,也拂袖而去,他一代京剧大家,既无法接受京剧这样被践踏,也不能接受唱京剧的人如此没尊严。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没尊严,不快乐,却努力活着的人,构成了整个时代的大背景。




不是谁都有当英雄的魄力,也不是谁都有当英雄的命,活在那个操蛋的年代,没有多少人真正开心过,他们也不是不想有尊严,只是身边认识太多有尊严的人没能活下来。所以在活着混口饭吃面前,尊严显得微不足道。他们不是梅兰芳,出身也不够尊贵,他们生在了最普通的家庭,做着最低贱的事,以最不入流的方式活着,这才是当时大多数的戏子人生。




历史不需要太多人留下名字,在那个年代,京剧旦角后面有梅兰芳这三个字就够了,装不下更多了,而剩下的人,只能随着时代被淘汰,被遗忘,最后茶余饭后被人提起,顶多一句:哦,是嘛。再不会更多了。这就是朱慧芳的一生。






ps:这篇角色评价写的我超级难过,本来潘老师演的角色里,我以为房遗爱算是够可怜了,没想到朱慧芳这个角色更是悲情,人家房遗爱好歹父亲是房玄龄,娶高阳公主之前算是无忧无虑的过了小半生,但朱慧芳这个角色太让人难过了.......好想给他配个CP让他谈个恋爱。

评论

热度(83)

  1. 淚.痣不肯蓝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梅西楚哇哟不肯蓝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看到泪目,有心。